從一汽“四能改革”看國企變革

2018-04-16

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

1058

去年,長安少帥徐留平調任一汽之後,開始了一係列大刀闊斧的改革。作為汽車行業內最具深度、最具力度的國企改革,這場改革從破刀伊始就受到了媒體和行業人士的強烈關注。


今年3月,在中國汽車行業人力資源經理人組織主席會議上,特邀了一汽集團人力資源部部長、總經理助理陳輯,為行業同仁解讀“一汽四能改革”,筆者有幸得以一窺一汽這場改革的全貌,心中亦是感慨良多。


1.jpg

陳輯


變革始於使命,成於使命


變革,始於企業的使命,成於企業家的使命感。這次變革的開啟,一汽這樣的企業與徐留平這樣的企業家,二者缺一不可。


這場變革發生在一汽集團身上,有它的必然性。作為共和國長子,作為中國汽車行業的搖籃,60多年來,一汽曾做出很多曆史性貢獻。但隨著中國汽車產業的迅猛發展,新造車勢力的紛紛加入,新能源汽車的雄起,以及保護中國自主汽車政策紅利的逐漸消失,在汽車產業這場已進入白熱化競爭的長跑中,標兵漸遠,追兵漸近,一汽麵臨著不得不以改革求變求強的重要抉擇。


徐留平曾表示,“從國家、社會層麵講,一汽必須承載起‘汽車強國夢’的重大責任。對於國有企業來說,必須通過不斷的改革來激發企業的活力和動力。新時代,改革會讓國有企業做出更大的貢獻”。


2.jpg

徐留平


一汽集團在本次變革中,首先明確了戰略目標,除了把一汽集團打造成“國內第一、世界一流”的願景,徐留平為每個業務板塊都製定了清晰的目標,比如紅旗品牌成為“高端自主第一品牌、第一銷量”、解放品牌成為“自主商用車第一品牌、第一銷量”、預計到2020-2025年,奔騰品牌成為“一流品牌、行業前五,進入國內自主品牌第一陣營”、合資品牌要做到“數一數二”等。


從戰略目標看,一汽可謂願景宏偉,任重而道遠。這對一汽帶頭人徐留平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然而,在大企業的發展曆史上,波瀾壯闊的改革不乏成功的先例。


3.png


當年IBM的CEO郭士納親自帶領這頭”藍色巨象“成功從硬件製造商轉為服務供應商,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一個不製造計算機的計算機,這中間的一係列變革及其力度,與一汽有幾分相似之處。郭士納在自傳《誰說大象不能跳舞》中總結了出色CEO身上所要具備的幾個必要條件:


精力(Energy)

  * 超凡的個人精力

  * 耐力

  * 強烈的行動意識


組織領導能力(Leadership)

  * 戰略意識

  * 帶動和鼓舞其他人的能力

  * 最大限度發掘潛力的激情

  * 組建強有力的團隊

  * 最佳地發揮別人的潛能


這些變革者所必備領導力,目前看來徐留平本人已成功加持。這樣龐大的組織機構,錯綜複雜的內部關係,在這次變革過程中一汽也正在向人們展示大象也能跳舞的魄力和決心。


變革三要素:準、快、穩


企業變革的實質是戰略與組織的改革。一汽戰略目標的實現,必然涉及到全集團的組織人事調整。徐留平重整一汽山河,如果要對這次改革的特點進行評價,筆者的答案是:準、快、穩。



“準”字有兩層含義,既有指向明確,說到做到,亦有準備充分,最終才能打得準。


這次組織變革,一汽通過“領導幹部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薪酬能高能低、機構能增能減”,簡稱“四能”、“全體起立,競爭上崗”、“唯才是舉,打破論資排輩,打破幹部年齡限製”、“價值導向、利益共享”等舉措,說到做到,最大程度激發企業活力,以及員工動力和幹勁。


通過一係列的措施,幹部年輕化在這次改革中得到了實現。按以往經驗,員工從進入企業到走上高級經理崗位,最快需要16年,而這次改革讓很多優秀人才在競聘中脫穎而出,創造了工作9年的優秀員工就走上高級經理崗位的紀錄。原先一汽的年齡結構不夠合理,60後領導幹部占主流,這次改革之後,總部幹部的平均年齡降了5歲左右,全集團降了3歲左右。之前要求每個班子至少派駐1名年輕幹部,本計劃2年達到,這次1年就達到了”。


陳輯透露,“建立溝通機製非常重要。這次做了很多準備工作,開展了多輪調研,其中政策說明會就有16場。充分利用內外部媒體,在每一個節點都做相應宣傳。建立了相應的例會製度、責任明確製度等”。



“快”字在一汽這場變革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陳輯透露,根據一汽集團以往的經驗,一項改革的推進至少要2年,而這一次隻用3個月時間。善弈者,謀局。徐留平曾表示,“一個月內摸底一汽集團,兩個月內給出改革發展方案,三個月內付諸實施”。而事實上,他也是這樣做的。


這次變革中,因為它的力度之強、速度之快,有太多令人印像深刻的數字。在一係列市場化舉措的衝擊之下,每個一汽人都在進行艱難的抉擇和內心的審視:我該如何適應這種新變化?我的位置和價值在哪裏?而對於一汽的每名幹部來說,個人的職業選擇隻用了一天。


陳輯提到,“當天早上發布競聘崗位,上午完成報名,下午進行述職測評,半夜領導召開常委會決策,當晚就公布,有時候後半夜1點才公布結果,這一輪就結束。第二天早上,下一輪崗位即公布出來,又是一天就完成。有的人第一天競聘正職崗位沒競聘上,第二天副職崗位還繼續上,他們的心態和觀念一夜之間就轉變了。時間和節奏的把握,也很重要,這次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人的觀念轉變,往往就在一瞬間。”



“穩”也有兩層含義。一是快中求穩,二是穩妥處理結果,變革中將工作做到位,穩定局麵。


競聘上崗的過程中,工作小組對成功上崗、沒能競聘上崗、以及再上崗的人,都進行了溝通和采訪,了解他們的心聲和想法。


陳輯分享道,“對於競聘上崗的,會以契約的方式承諾,承擔相應的指標,企業也通過薪酬激勵,撬動大家扛硬指標。對未競聘成功的員工,這次觸動非常大,他們表示現在真正理解了什麽是崗位,和對崗位的珍惜。也會積極幫他們再上崗,如一汽的合作企業、外部供應商等,積極去做後續的安置工作”。


陳輯在分享中還提到,下一步一汽車將重點開展培養與激勵的改革,激發員工能動性和企業活力。2018年,一汽在內部成立了企業大學,開展領導力和員工專業能力提升,同時全麵開啟薪酬和晉升製度的實施,圍繞機構改革的流程建設、製度建設等,進一步做好集團管控。


國企擁抱變革,汽車強國可期


從一汽變革過程的講述中,筆者聽出了其中曲折、起落,以及喜悅。喜悅是轉型成功後,企業活力被激發起來的生機勃勃;喜悅,是轉型取得成效後,一家充滿未來、充滿願景的共和國長子,又屹立於國人眼前;喜悅,是一汽人期待帶著“高端、一流、第一、數一數二”等字眼的目標實現時,作為國人的激動和自豪。


這場改革尚未塵埃落定,又或許將永遠在路上。然而國企改革轉型升級的浪潮已經開啟,必將一浪接連一浪,一浪深過一浪。共和國的長子尚能放下身段、壯士扼腕,重劑起沉屙,打一場硬仗,更何況其他國企呢?麵對社會政治的新時代、新技術革命的新浪潮,以及汽車產業發展的新形勢,國內各大車企都正在積極研究,應對變化,追趕趨勢,尋找更利於升級發展的改革措施。


4.jpg


未來,或許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大車企、國家隊趨向敏捷,像一隻輕盈的大象,翩翩起舞。


注:作者係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副研究員陳丹